笔趣岛 > 捡个王爷过日子 > 第一六八章 有恩必报

第一六八章 有恩必报

  翌日,子一从白山县县城请来了最好的大夫,来给花文远诊治。这大夫看着有五十出头,身后跟着一个年纪不大的药童,这会儿脸上表情并不怎么高兴。

  就连给花文远看诊的时候,脸上神情仍旧十分的严肃。

  “怎么回事?”

  花容从屋里出来,唤了子一问道。这大夫心情不好,万一影响了看诊可怎么办?

  “这位杨大夫今日本来要去他兄长家喝喜酒,所以属下就用了点儿强。”

  子一摸了摸鼻子道,实在是这老头儿太不配合,他只好稍微吓了老头儿一下。

  “……”

  花容无语了,只希望这位杨大夫医德不错。

  等回到屋里,她还是客客气气地赔了个不是,又说了不少好话,杨大夫的脸色这才和缓了些,点头道:“令尊年轻的时候想必四处奔波吃了不少苦,后面又没有好好调养,再加上近两个月脏腑受伤,是以才会落下了病根儿。”

  花容稍稍放下心来,能说出病症,这位杨大夫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只是,以老夫的医术,如今开药仅能使令尊病情得以缓和,却不能根除。”

  杨大夫一五一十地道,与医道上他虽然略有所成,但资质终究是有限。

  花容听他话里的意思,却只是说以他的医术不能,换而言之,其他大夫未必不可以,于是问道:“杨大夫可否推荐一位大夫?”

  看这位杨大夫的表情,应该是知道有这样的人,是以才会这么说。

  “夫人可知道孙家?”

  杨大夫一边开药方,边同花容道。

  “杏林世家孙家,景国百姓只怕没有不知道的。”

  花容点头,这孙家的出名程度,并不逊于安家和白家。毕竟,人都会生病,自然就需要大夫。而且,这大夫自然是医术越高明越好。是以,孙家的地位,在整个景国都十分超凡。

  “那夫人想必也知道,孙家人轻易不出世。就算能够请到他们出手,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杨大夫又接着道,他既是大夫,对孙家的了解自然更多些。

  花容继续点头,这些她自然也知道。

  “但是,没人知道,赵太呈大人,曾经跟着孙家人学过医术。碍于规矩,赵大人也从未向世人说起过,老夫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得以知道。”

  杨大夫笑着道,话语中有几分得意,他和赵太呈的关系还算不错。

  这会儿,药方也写好了,杨大夫将墨迹吹干,把方子给了花容。

  “杏儿,杨大夫大老远跑这一趟也不容易,你去着人取二百两银子来。”

  花容收了药方,径自同杏儿吩咐道。

  “哦……”

  杏儿吓了一跳,这只是开了一个方子,药还没抓呢,也不知道老爷吃了效果怎么样。就这么给出去二百两,会不会太多了?

  不过,她虽然这么想,但对花容的话却一向是言听计从的。哪怕不理解,还是照着做了。

  “这,这怎么好意思?”

  杨大夫看了花容一眼,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来,客气地推拒道。

  “应该的,还望杨大夫能告知那位赵大人的下落,倘若能够引荐那就再好不过了。”

  花容十分诚恳地道,二百两银子若是能换到一位好大夫,也值了。

  “赵大人原本在京城太医院,如今告老还乡,就住在三百里外的望春山。他就住在山顶上,平时鲜有下来的时候。”

  杨大夫十分痛快地道,这位夫人还真是大方,一出手就是二百两银子。

  花容得了话,又谢了一番,给了银子,这才将人送了出去。

  “少夫人,用不用属性将人请来?”

  子一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院里,杨大夫的话他自然听得一清二楚。三百多里,老爷子的身子骨只怕经不起折腾,还是把人带过来的好。

  “不行,你以为那位赵大人还会像杨大夫一样不计较?为了表达诚意,自然是要亲自上门拜访。”

  花容立刻否决了他的话,这要是把赵大人给得罪了——

  杨大夫既然开了方子,那就先照着方子调养一阵子,等爹身体好些了再去也不迟。

  花文远这会儿正在屋里逗喆喆,分神听了一耳朵,也觉得女儿说得对。

  “对了,我刚刚碰到心月姐姐,她说今日姑娘就不必去蒸馏房了。”

  杏儿还在心疼那二百两银子,缓了一会儿才过来,拍拍额头道。

  “你呀,没有那二百两银子,杨大夫肯吐口?他那话里的意思,摆明了就是要讨好处。否则,又何必要把孙家拿出来说事儿,还说什么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眼下之意就是说,在他这儿大的代价不用,可银子多少还是要出的。

  “反正,奴婢是没有听出来。”

  杏儿本来对那杨大夫印象还不错,现在却反感的很。

  “心月还说什么了?”

  花容到底还是不放心,又多问了一句,这几日心月都呆在偏院,成日不出来,总觉得不会一下子就想通。

  “她说,秦蕴要是死了,大不了她就一辈子不嫁人。”

  杏儿想到心月当时的表情,还是觉得有些冒冷汗。她那表情可不像是说什么一辈子不嫁人,反倒像是想跟着秦蕴一块儿去了。

  “不嫁就不嫁吧……”

  花容叹气,这强扭的瓜不甜,真要是非得给心月找一个,她也未必就开心。

  “那万一,秦蕴到时候突然想通了,又娶一个呢?”杏儿突然语出惊人地道。

  “到时候我就让人给他下药,直接把人毒死算了。”

  花容想了想,十分严肃地道。

  “姑娘……”

  杏儿无语,别看姑娘表情认真,可这一听就是玩笑吧!

  “行了,咱们也不用操这份儿心了,就让老天爷做主吧!”

  花容摆摆手道,她从前还打算着,要给心月找一个好人家。可现在,她决定甩手不管了,这事儿她真管不了!

  。。。。。。。。。。。。。。。。。。。。。。。。。。。。。。

  “阿朵姑娘?”花容难得陪着儿子睡了个午觉,醒来就见阿朵和杏儿正在院儿里坐着,桌子上摆着一盘瓜子,两个人正在那儿津津有味儿地嗑瓜子呢!

  “我们云泽国没有这种小瓜子,而且我从来也没有吃过这种花香味儿的,你们可真会享受。”

  阿朵磕瓜子的速度一点儿也不慢,完全看不出是个“新手”。而且,看的出来,她对这种新奇的零食十分喜欢。

  “这是用南瓜籽儿晒干之后,又加了花瓣和梅子炒的。”杏儿十分热情地给她普及道。

  两人正说话间,杏儿一抬头就看到花容抱着小少爷出来了,立刻丢下瓜子擦了擦手,把喆喆给接到自己手上。

  “云夫人。”

  阿朵也不好意思再磕,恋恋不舍地把手里的瓜子放下打招呼道。

  “阿朵姑娘如果喜欢,一会儿我让杏儿给你送一盘过去。”花容笑着道,目光又落在桌子上,那里正有几张卷着的纸张。

  “这个——是我画的图。”阿朵见她看过来,连忙道,“我去了你们的织房,那些织机式样都太老旧了,我就给画了图纸,你们可以照着这个改进一下。”

  “谢谢阿朵姑娘,这怎么敢当?”

  花容心里自然高兴,只是这客套话却是免不了的。

  “没关系,你们在山里救了我,还答应帮我找哥哥。我哥哥从来都告诉我,要有恩必报,这就权当报答你们了。”

  阿朵笑着道,如此一来,她这个人情也算是还清了。

  花容将图纸一一打开,只看了几眼,心里便讶异不已。子一已经告诉她,阿朵当初之所以被黄记绑走,就是为了让她改造织机。

  这几张图纸,花容本以为,只是在织房现有的织机上稍加改动,不料阿朵竟然将新设计的织机图纸,也一并给了自己,她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一张,阿朵姑娘还是收回去吧。”

  花容将那张图纸捡出来,郑重地道。按这张图纸制作出的织机,将是一种革新,甚至可以将纺织的速度提高一倍。

  这张图纸,就好比孙鸿研制出的月下锦配方,都是极其重要的东西。阿朵还年轻,或许并不知道这其中的重要性。

  但是,花容却不能昧着良心就此收下。

  “云夫人还是收着吧,我既然送了出去,就没有再收回来的道理。更何况,我有把握,还可以设计出比这更好的。”

  阿朵十分自信地道,她在织机改良上的天赋,让她十分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要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是以花容还是决定收下,然后再做出相应的补偿。

  “我能去看看喆喆么?”

  正事儿谈完了,阿朵站起来,朝着小家伙儿的方向望去。

  “可以,你想抱抱他么?”

  花容笑着应道,如今老爹抱完了,杨氏就会来抱,还有兴嗣那孩子,更是抱着就不愿意撒手。

  明珠也时不时过来,不过总是掐着她娘不在的点儿。大家轮流抢着抱,反倒是她这个当娘的,还要排在后面。

  得,如今又添了一个阿朵……

  。。。。。。。。。。。。。。。。。。。。。。。。。。。。。。。。。。。

  安家的回信终于到了,安晚州看了信立刻去找花容——“太好了,族长他们同意了。”

  信里还说,安家那边已经开始着手建织房,等到花容派过去的人到了,织房也就建好了,两不耽误。

  “给你看看这个。”

  既然成了生意伙伴,花容也就不藏着掖着了,将阿朵给她的织机图纸拿了出来。

  安晚州看了好大一会儿,抬起头来,不确定地道:“这是新织机?”

  这种织机,他从来没有见过。

  “嗯,可以提速一倍有余。”花容轻笑道。

  “那云夫人的意思是——”

  安晚州的心里却咯噔一下,有了这张图纸做筹码,花容该不会是还想加价吧?难道她是觉得七三不够,还是想八二分?

  “没有什么意思,就是让安公子看看,分享一下喜悦。毕竟,以后咱们也是合伙人了么。”

  花容若无其事地道,见他脸上表情终于放松了下来,这眼里的笑意更加明显了。

  “……”

  安晚州无语,这会儿还能不明白?花容这就是在逗他呢!看他紧张的样子,有意思么?

  不过,他也打心底里佩服花容,若是以这张织机图纸为筹码,让安家再让利一成,也未为不可。可她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把一成的利给让了出来。

  这种气魄,就算是男子,也未必有。

  “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花容将图纸收起来,开始说正事儿,毕竟织房那边还要重新安排,人手上也要做调动。

  “就这两天吧,家里催的紧呢!”

  安晚州颇有些恋恋不舍,这一回去就要彻底忙起来了,只怕再不能悠闲的钓鱼了。

  “走吧走吧,每天往河里丢鱼,丁庄头也很有意见呢!”

  花容开玩笑道,丁庄头这人吧,那就是看不得人浪费。虽然买来的鱼最后还是会被捞上来,可这卖的时候和买的时候能是一个价儿么?现在这当口儿,鱼的价格可是蹭蹭蹭地往上涨。

  安晚州听了这个,实在也忍俊不禁,哈哈笑起来。

  “你要再在这里待一阵子,那贵公子的气度可就半点儿不剩了。”

  花容调侃他,实在是这人吧,来的时候一身的锦衣华服,连那玉带上都缀着宝石。

  可如今呢,为着钓鱼,早就换了轻便的衣服,只差没有像农夫下地时候那样把裤脚儿给卷起来了。

  “还真是,如今我再穿那一身儿,自己都有点儿不习惯了。”

  安晚州感慨道,他是真心喜欢山庄里的生活。不过,真要让他就此步入养老的生活,那也是不可能的。毕竟,他可是安家人,骨子里就流淌着不安分的血液。

  想他老爹年轻的时候,在商场上那也是赫赫有名的,只是老了这才慢慢开始享受起生活来。

  “人啊,还是趁着年轻的时候拼一下,老了才不会后悔。”

  花容这话,是同安晚州说,也是同她自己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