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薯片菇凉拽上天 > 第329章:誓言
  韩薄陪在身边,古暑的这一觉睡的特别踏实。

  古暑坐在餐桌前,点了一份汉堡套餐,一份鸡翅米饭,一份蛋挞,一杯橙汁。

  古暑趴在桌子上,一动都不动的,韩楫冷将手机锁屏,摸了摸古暑的脑袋,有的吃还不高兴?

  古暑挺直腰板,做了起来,服务员端着橙汁,和蛋挞过来,金黄酥脆的蛋挞,古暑吃的是眉眼俱笑。

  只要有吃的,对于古暑来说,天大的事情都不算事儿。

  服务员将汉堡套餐,鸡翅米饭摆在桌子上,古暑嘴里吃着蛋挞,含糊不清的说了谢谢,拿起汉堡狠狠的咬了一口。

  韩薄联系不上古暑,第一时间给古驰打电话,果檬告诉古驰,古暑有来过公司,古驰调出了监控视频发给韩薄,然后,投入到企划案之中。

  韩薄给古暑打了一个,两个,三个……直到一百零三个电话,古暑才接了电话。

  古暑说:“平安!”

  然后,就挂掉了电话,手机直接关机了。

  古暑系好安全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不可置信的看着韩楫冷,叔叔,你的胳膊还有伤,能开车吗?

  韩楫冷看了古暑一眼,古暑将脸偏过去,看向了车子的窗外,车子顺利的启动了,开的特别的稳,古暑也就放心了,慢慢儿的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古暑?”

  “古暑?”

  “古暑,醒醒!”

  ……

  古暑睡的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仰起小脸儿,看着韩楫冷坐了起来,问他怎么了?

  韩楫冷拧开杯盖,递给了古暑,古暑喝完之后,瞬间清醒了许多。

  古暑将车子开到加油站,借了个充电器给手机充电,随意点了三道家常菜,拿起手机开机,一千多个未接电话。

  古暑给韩薄打了过去,俩人没说几句话,就吵了起来,古暑直接挂掉了电话,将手机卡拿出来,掰成两半儿扔进了垃圾桶。

  古暑大口的吃着米饭,韩楫冷挂掉电话,坐到古暑的旁边,俩人一块儿吃饭。

  历经两天一夜,古暑和韩楫冷到达了布达拉宫,红色的布达拉宫耸立在雪山蓝天为背景的绿草地上,远远望去,布达拉宫高耸入云,金碧辉煌,巍峨壮观。

  它分为白宫和红宫两部分,整个建筑群楼高耸,崇阁巍峨。

  五座宫顶覆盖金瓦,外观气势非凡,建筑艺术别具一格。依山垒砌,群楼重迭,殿宇嵯峨,气势雄伟,有横空出世,气贯苍穹之势,坚实墩厚的花岗石墙体,松茸平展的白玛草墙领,金碧辉煌的金顶,具有强烈装饰效果的巨大鎏金宝瓶、幢和经幡,交相映辉,红、白、黄三种色彩的鲜明对比,分部合筑、层层套接的建筑型体,都体现了藏族古建筑迷人的特色。坐落在世界屋脊之上,气势磅礴,壮丽辉煌。

  作为藏族古建筑群的精华,历时十三个多世纪修筑而成,被誉为高原圣殿的它如今依旧矗立在洪山之上。

  古暑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去布达拉宫参观,而是去买藏族的服饰,切切实实的融入进这片土地。

  “姐姐,要吃饭吗?”

  “可好吃了!”

  ……

  小男孩不太熟练的汉语,成功引起了古暑的注意。

  古暑弯下腰来,看着胖乎乎的小男孩,心都快要被萌化了,用藏语认真地说道,要吃,你可以带我去吃饭吗?

  小男孩闭着嘴巴,点了好几次头,认真又严肃的样子,让古暑忍不住笑了出来。

  古暑抱起了小男孩,颠了颠手臂,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答道:“扎西德勒!”

  古暑哦了一声,小男孩指路,带着古暑和韩楫冷去了他们家的农家乐,率先招待古暑的人,是扎西德勒的母亲拉姆儿。

  拉姆儿一米八五的个子,肤色略显黑,古暑将扎西德勒放在地上,由拉姆儿献上洁白的哈达,拉姆儿用自己的热情感染着古暑,和韩薄吵架那点儿不高兴,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古暑转过身去看,韩楫冷没了人影,古暑正要出去找,韩楫冷走了进来,告诉古暑,韩薄坐飞机已经到了贡嘎。

  古暑说:“叔叔,你换个地方等你儿子,我现在不想看见他!”

  韩楫冷坐了下来,喝着酥油茶,任由古暑说什么,他都不再理会了。

  没过多久,具有藏族特色的食物就摆上桌了,有牦牛肉,炒青稞,酥油茶,青稞面,青稞饼,当然也少不了青稞酒了。

  古暑吃着耗牛肉,听着藏族民歌,藏族风情,脸上除了笑容还是笑容。

  扎西德勒走了过来,郑重的拍了下古暑的肩膀,小暑姐姐,我可以和你拍照合影吗?

  古暑将小家伙抱到怀里,拿出了手机,开启了美颜相机,俩人连续照了十几张照片。

  扎西德勒拿着手机,一张张的翻着照片,拉姆儿走了过来,扎西德勒举起手机,高兴的和自己的阿妈炫耀,阿妈总说他黑,照片上的他可白可白了。

  扎西德勒认真的样子,逗笑了自己的阿妈,逗笑了古暑,也逗笑了韩楫冷。

  拉姆儿将手机双手还给古暑,特别礼貌的说谢谢,告诉儿子,客人吃饭的时候,不能随意打扰。

  扎西德勒立刻表示歉意,然后,任由阿妈牵着自己的手,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古暑用口型告诉扎西德勒一会儿见,刚才垮着的小脸儿立刻露出笑意。

  古暑一转身,就看到了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古暑觉得自己可能眼花了,韩楫冷刚才还说韩薄在机场,这才多大会儿功夫,韩薄就已经来了,身后还有秦话,秦筱苒,吴青糯和夏小于。

  古暑的那点儿小惊喜,瞬间,变成了一肚子的怒气。

  韩薄坐下,古暑站了起来,正好,扎西德勒对着古暑招手,古暑想都没想,朝着扎西德勒的方向走过去。

  扎西德勒拉着古暑的手,小暑姐姐,我带你去骑马怎么样?

  古暑一脸的不信,你这么个小不点儿,还会骑马呢?

  扎西德勒拍了拍胸脯,仰起了小脸儿,自豪的说道,我阿妈教过我的,就问你敢不敢?

  古暑同样仰起脸,鼻孔朝天,你敢,我有什么不敢的。

  俩人悄悄的拿到马厩,牵了两匹马出去,看着古暑干脆利落的上马姿势,扎西德勒自然也不会怂,古暑看着小家伙胖胖的身体,灵活的身姿,莫名的觉得好玩儿。

  扎西德勒看着古暑,准备好了没有?”

  古暑比了个ok的手势,俩人同时挥动鞭子,扎西德勒的马跑了出去,古暑的手腕被扼住,人和马还都在原地。

  韩薄翻身上马,从背后搂住古暑的腰,一只手拉住马缰绳,一只手接过鞭子,马儿飞驰了出去。

  扎西德勒转脸一看,不见了小暑姐姐,又背过身去看,马上多了一个哥哥(情敌)。

  韩薄轻咬着古暑的耳垂,弄的古暑痒痒的,古暑怒视着韩薄,韩薄继续亲古暑的脸,古暑懒得搭理韩薄,坐好了身体,目光盯着前方看。

  扎西德勒勒住了马,在原地等待着古暑的马,古暑示意韩薄停下来,韩薄压根儿不听,马儿继续朝前跑。

  扎西德勒挥动鞭子,跟了上来,古暑被韩薄抱的特别紧,特别疼,用力的挣扎着,扎西德勒准备英雄救美,被自己的阿爸从小马拎到了大马上。

  古暑转过身去看,扎西德勒趴在阿爸的背上,远远的对着古暑挥完手,然后,乖乖的坐在马上,和阿爸回家了。

  古暑紧皱着眉头,大声儿的喊着放手,韩薄抱的越来越紧,马逐渐跑停了下来,俩人脸贴着脸,韩薄还是好脾气的问着,为什么要自己跑出来?

  古暑说:“腿在我自己身上长着,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古暑说完之后,被韩薄摁住下巴,用力的咬着古暑的唇,逃无可逃,躲无可躲。

  古暑快要踹不过气来的时候,韩薄才松开了古暑,捏住她的下巴,认真的说道,韩薄的心里只有古暑。

  古暑吃醋地说道,她们,都是和你来的?

  韩薄扑哧下笑了,秦话是我的堂妹,你知道的,再说,你还和我把来的!

  古暑捏住韩薄的嘴巴,生气地说道,你不许狡辩,不许狡辩。

  韩薄用力的点头,将古暑搂入怀中,老婆,乖乖听话,不可以一个人乱跑。

  古暑同样抱紧韩薄,闭上了眼睛,这一刻,真正的放松下心情。

  古暑说,明天,我想去布达拉宫,你陪我去好不好?

  韩薄宠溺的摸着古暑的头,老婆想去哪儿玩,我们就去哪儿玩,古暑听着这话,还觉得顺耳。

  于是,古暑高兴的笑了,俩人骑着马徜徉在天地之间。

  十点多的时候,俩人才回了客栈,扎西德勒耷拉着脑袋,小脸儿尽是困意,拽住古暑的衣角,小声儿的问着,小暑姐姐,我是不是失恋了?

  “失恋?”

  古暑被小家伙的用词逗笑了,摸了摸小脑袋,你这算什么失恋,等你长大了,有特别的漂亮姑娘喜欢你。

  扎西德勒摇着脑袋,叹息地说道,弱水三千,吾只取一瓢饮。

  拉姆儿走了过来,摸了摸儿子的脑袋,洗洗睡吧!

  韩薄走了过来,将小家伙抱到怀里,认真的说道,小暑姐姐,是哥哥的女朋友,以后还会是哥哥的老婆。

  你,没有机会了!

  扎西德勒遭受轮番的打击,对着房顶控诉道,我太难了!

  拉姆儿和儿子不再废话,拎住了儿子的后衣领,母子俩人一块儿回了房间。

  古暑和韩薄相视一笑,韩薄牵着古暑的手,俩人一块儿回了房间。

  俩人一块儿进浴室,古暑舒服的躺在浴缸,任由韩薄替她服务,古暑睡的正舒服,耳朵边痒痒的,睁开了眼睛,对上韩薄一脸的笑意。

  古暑搂住韩薄的脖子,亲了下他的唇角,早点儿睡,明天还要出去玩。

  韩薄说,睡不着怎么办?”

  古暑反过来问,你想干什么?

  韩薄亲了下古暑的脖颈,用被子将俩人捂的严实,古暑按住韩薄的手,不可以,不可以。

  韩薄不满的说道,你别告诉我生理期,没有,我已经检查过了。

  古暑老实的回答,我不想在酒店,客栈,我们回家好不好?

  韩薄捏住古暑的鼻尖,嘴角露出坏坏的笑意,老婆,你太不听话了。

  我们还是早点儿努力,有了孩子,你就不会离开我了。

  韩薄不死心的继续,古暑被吻的实在没办法,只能说狠话,你要继续就继续,我不反抗,以后,都不会理你了。

  古暑生怕韩薄不信,补充的说道,这件事,我说到做到。

  韩薄嗯了一声,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古暑说好的不反抗,还是可怜兮兮的求饶,说自己没准备好,怕疼……

  韩薄被缠的没办法,将古暑抱进怀里,亲了下额头,咬牙切齿的说道,回家,不可以再拒绝我了。

  古暑用力的点头,然后,靠在韩薄的胸前,老公好,老公最好了。

  韩薄抱紧了古暑,亲了下额头,郑重的说道,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可以乱跑,我会担心,会害怕的,知不知道?

  古暑点头,并且保证,永远都不会乱跑了。

  现在,古暑当然不会知道,她的这个承诺,仅仅维持了一个半月的时间。

  这一走,就是七年。

  古暑明显感觉到韩薄的异样,半点儿不敢乱动,给韩薄将自己在美国的事。

  比如说,刚到美国的时候,她的英语口语很烂,公司里的会议她经常听不懂,还要装作听得投入,一坐就是五六个小时……

  她喜欢吃炸油条,喝红豆粥,虽然自己会做,但是做出来的那个味道,一点儿都没有家里的好吃……

  那个时候,她还会经常做噩梦,梦见有人欺负她,不管她怎么求饶,都没有用……

  每次,都是赵琮叫醒她,将她从噩梦里拽出来,被子被踢破了,喊的声音沙哑……

  韩薄听着心里犹如针扎一般,亲了下古暑的脸,认真的说道,老婆,有我在,以后都不会做噩梦了,只有属于我们未来的美梦。

  老婆,我保护你,永远永远都保护你,不会让你吃半点儿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