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废材七小姐:天才召唤师 > 第三百一十九章

第三百一十九章

  凌天环走到凌云南面前,凌云南抬起手,淡淡的说,

  “环儿,你这发髻挺不错的。”凌云南先是夸赞了一句。

  凌天环听到这个,面上一喜,父亲好久没夸过她了。况且是外形上的夸赞,爱美的凌天环更加开心。

  “环儿,我现在看你,身上倒是没有受伤?你是哪里受了伤?”凌云南装作好奇的问道。

  凌天环眉头皱了两下,受的伤?她受的伤多是些外伤,只不过看着比较严重而已。花玲的灵技对她的身体造成不了重击。吃了母亲给准备的丹药,现在全身上下除了头发,别的都已经差不多痊愈了。

  华晴和凌天环有些摸不准头脑。大长老瞥的扫了一眼有些愣住的华晴,说道,

  “四小姐,与花玲的打擂可是你提起的,输了的人也是你,花玲只不过是三级召唤师而已,四小姐已经是五级召唤师了,花玲勉强打赢你而已。”大长老简简单单的听完事情,就已经猜到了发生了什么。

  “你!”凌天环一听,很生气。

  这不就是在嘲讽她吗?五级召唤师居然打不过刚刚晋级的三级召唤师!还输得很惨,

  也对,再怎样,花玲也算是大长老这老头的孙女,大长老一直都没有后辈,现在有这么一个,可不得好好护着吗?

  “大长老,花玲可是你的人,她现在能把我弄成这样,之后就能在凌家翻天了!”凌天环直接怼道。

  她可是凌家的四小姐,那也是凌家的排面,花玲和她打擂伤了她,那就是打凌家的脸。

  大长老不急不躁,慢慢的说,

  “四小姐,你之后是要嫁到华家的。”

  一句话,堵的凌天环哑口无言。她之后要嫁入华家,那时候她就是华家的脸面,反倒是凌家,倒显得脸面没那么重要了。

  “云南?”华晴不自觉的看向凌云南。

  “晴儿,你现在还怀着身孕,别累着身体。你该回去休息了。”说完不等华晴反应,直接对明芝招呼道,

  “明芝,还不快扶主母回去休息?”

  “是。”明芝应道。

  然后扶起华晴,态度卑从。

  “主母……”

  华晴现在有些傻眼了,这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这是怎么回事?云南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难道不是应该直接惩罚花玲那个臭丫头吗?

  怎么现在,还让她走?

  “晴儿,你先回去,剩下的我来。”凌云南找了个安慰华晴的理由。

  华晴听完这句话,觉得自己是想多了。孕妇就容易想多,一定是她刚才多想了。

  华晴脸上露笑,身为一个好妻子,她应该相信自己的丈夫。是吧?

  华晴站起身,让明芝扶着,

  “那好,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环儿,相信你父亲。”

  凌天环点点头,目送华晴离开。既然母亲都这么说了,那就没事了。她的父亲,还能向着别人吗?

  华晴一离开,凌云南给了大长老一个眼神,就继续说道,

  “花玲,你进步很快,继续努力,我们凌家需要你这样的小辈。大长老能有你这样孙女,也不枉他那么栽培你。”凌云南对花玲倒是很满意,不止是凌云南,大长老对自己的这个孙女更加喜欢。

  天赋很好,还是个好孩子。很得他心意。

  “多谢家主夸奖,我会继续努力的。”毕竟,小姐还需要她。

  凌云南满意的点点头,无视凌云环的存在,直接说道,

  “大长老,你出去这几日,也许久没和花玲叙旧了吧?你刚回来,带她去叙叙。花玲刚刚到修炼到三级,正好可以指点一下她。”

  大长老听到话,配合道,

  “是,家主。我这就带花玲出去,看看这丫头最近修炼有没有偷懒。”

  说完,无视凌天环眼里的震惊和狠毒,直接走到花玲身边,揽住花玲的胳膊,把花玲带了出去。

  凌天环有些不知所措,这……和她想象中不一样!

  花玲这个臭丫头怎么就走了呢?对她什么惩罚都没有,还被表扬了一顿。然后……就被大长老牵着走了?

  “父亲……?”凌天环有些疑惑的看向凌云南。这个时候,她觉得,父亲得给她一个交代。

  凌云南看向凌天环,看向凌天环的眼神,让凌天环感觉有些不对劲,貌似还有些失望。

  父亲为什么会对她失望?难道是自己之前做的事被发现了吗?不不,这不可能!

  母亲早就把事情处理好了,怎么可能会被发现呢?

  “环儿,你没什么大碍,就不要和花玲计较了,而且,你应该多体谅一下你母亲,你母亲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弟弟或者妹妹,别累着你妹妹。身为一个姐姐,要好好修炼,保护他,要做一个好榜样,知道吗?”凌云南对凌天环叮嘱了一番。像是不知道凌天环在说什么一样。

  “父亲!你为什么不惩罚花玲那个臭丫头?这个臭丫头那么可恶,还让我给那个废物下跪道歉,这简直就是对我的耻辱。难道就因为她是大长老的孙女吗?父亲,你才是凌家的家主,怎么可以怕那个老头子?”

  凌天环生气了,她现在一想自己受到的屈辱,没有像自己意料之中的,花玲会受到惩罚。

  母亲被支走了,原以为父亲是为了帮助她,不让母亲劳累,但没想到,母亲走了,父亲还怪罪她不照顾母亲的身体。

  想想刚才对比花玲,她受的表扬,和自己的怪罪一对比……花玲受不了了,完全不顾场合,不再掩饰自己的本性,对凌云南大吼出声。

  凌云南不说话,像是在看陌生人一样,静静的看着凌天环。

  凌天环说完,整个大厅里安静下来。凌天环看着严肃且有些陌生的凌云南,忽然感觉有些害怕。

  “爹爹……我我……我是还没修养好,胡说八道的。”

  现在的凌天环恨不得把自己狠抽几巴掌,把刚才的自己给抽醒!最后一句话,她不该说的!她怎么能怀疑父亲的地位呢?

  “凌天环!你若是再无理取闹,就去面壁思过!”凌云南冷哼一声,不再理会有些尴尬害怕的凌天环,直接离开大厅。

  凌天环看着凌云南离开,有些心急,完了完了,父亲生气了!都怪那个花玲,她和她,势不两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