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萧,暗调还有宋静辉三个人终于吵吵闹闹地离开了他家。

  蒋星泽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夜晚的霓虹灯。

  他顿了顿说道,“嘉言,你去收拾一下,我们待会儿出发。”

  穆嘉言站在一旁,眉头微蹙。

  晚上有行程吗?

  她怎么提前没有得到消息,也没有人告诉她。

  “我们要出去吗?”穆嘉言疑惑地发问。

  蒋妈妈也跟着好奇,“小泽,你们这么晚了要出去?”

  蒋星泽简单活动了一下身体,戳了戳腕上的手表,“这会儿才八点半,哪里晚了……”

  云水的夜生活还没开始呢。

  蒋妈妈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嘱咐道,“别带小言去什么酒吧,早点回来。”

  蒋星泽眉心直跳,无语地望着他的妈妈。

  “知道了,老萧他们都走了,我怎么可能一个人带着她去酒吧玩。”

  蒋妈妈看到已经站成石像的穆嘉言,走过去拍了拍她肩膀。

  “小言,小泽说什么你别全听全做,要反对他,不然他还要上天了。”

  穆嘉言看了一眼蒋星泽,朝蒋妈妈乖巧地点头。

  “那晚上我就给你们留灯了。”

  蒋妈妈挥了挥手,回了自己房间。

  蒋星泽叹了口气,走到她跟前,解释道,“放心,我不会上天的。”

  穆嘉言面带微笑,转头回了房间关上了门。

  蒋星泽没得到只想要的答案,在紧闭的房门口碰了一鼻子灰。

  他敲了敲门,“嘉言,你好了的话就跟我说,我们就马上出发。”

  然后半天没有回应。

  他正要敲门,穆嘉言推门出来了。

  “走吧。”

  蒋星泽上下打量着她,发现穆嘉言换了一身长袖外套。

  他抿了抿嘴巴,“我刚还想提醒你晚上多穿点,不然会着凉。”

  穆嘉言整理了自己的头发,拢了拢前额的碎发,将手机放在了口袋里。

  “嗯,穿上了。”

  蒋星泽手指上套着钥匙链,转圈晃悠着,“那我们走吧。”

  穆嘉言淡定地点了点头,跟着下了楼。

  楼门一开,走廊里的感应灯了随之亮起,照亮了经过的路。

  蒋星泽有点惊讶。

  难道穆嘉言就不怕自己带她去陌生危险的地方吗?

  还是说她心大不害怕,完全信任自己。

  走廊里空荡荡地。

  他们经过一个转角,到了电梯口。

  蒋星泽低声问道,“你不问我要去哪里吗?”

  穆嘉言先走进了电梯,按下了一层。

  蒋星泽越过她肩膀,申伸出手按下了负一层,“我们开车去。”

  穆嘉言靠着墙壁站着,“阿姨说了,早点回来,不让你去酒吧。”

  “那你就不怕我把你卖了吗?兴许还能卖个好价钱。”

  “不信。”她转过头。

  虽然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已经七上八下了。

  但是骄傲告诉她,不能低头认输,要高冷地面对。

  蒋星泽也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不欲多说。

  穆嘉言上了车后,看着行车路线越来越熟悉。

  她偷偷看向蒋星泽,想问又不好开口。

  蒋星泽看穿了她的想法,笑着说道,“你是不是想说这条路怎么这么熟悉,对不对?”

  虽然穆嘉言不想承认,但是她确实是这样的想法。

  她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蒋星泽哈哈大笑,脸上洋溢着愉悦,“这是去学校的路线。”

  穆嘉言楞了一下,开了车窗户。

  晚风立刻吹了进来,她的头发也随之飘动。

  一不留神,窗户开大了,她急急忙忙又关上了一半。

  穆嘉言歪着身子,靠近窗户边,看着车窗外的景色。

  一年多了,又重回了大学城这条路。

  穆嘉言心中无限感慨。

  她很少晚上的时候出行,也难得看到一路上灯火辉煌的街景。

  毕业去学校和上学去学校的心情完全是两种心情。

  此时的心情,大概是那种再也回不到年少时光的遗憾了吧。

  穆嘉言趴在窗户边,默默叹了口气。

  蒋星泽手握着方向盘,瞥了一眼身旁的她。

  穆嘉言又在出神了。

  “毕业之后就没有来了吧,据说晚上来要比白天的感受好。”

  蒋星泽一句话唤回了穆嘉言的思绪。

  她坐回了座位,点了点头,歪着脑袋问道,“你大二搬走之后就没有来了吧。”

  穆嘉言不知道对于蒋星泽来说,两年的大学生涯,这里算不算他的母校。他有没有偶尔怀念云水医科大学。

  似乎在A国读书的日子都比在云水大学的日子长了。

  刚好路口出现了红灯,蒋星泽停了下来。

  他学着穆嘉言,把车窗摇了下来,仔细看了看周围的风景,随即摇头说道,“这次刚回来的时候在学校附近看过,不过没有进去里面。”

  穆嘉言想了想说道,“其实学校没有什么大变化,起码我毕业的时候学校没有改变,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蒋星泽似乎在想什么想出神,连红灯变绿都没有发觉。

  后面车子喇叭响不停,暴躁地按着喇叭。

  穆嘉言扭头看了看后面的车子,回过头戳了戳蒋星泽,“绿灯了!”

  蒋星泽回过神来,通过后视镜看向了后方,脚踩油门,向前面驶去。

  不一会儿,后面的车子与他们并驾齐驱,摇下窗户看着他们这边,“小孩子不会开就别开,挡什么路!”

  穆嘉言听到吼声,浑身一震,立刻强装镇定,目视前方。

  然后手颤颤巍巍摸向了车窗的按钮,迅速将车窗摇了上去。

  蒋星泽看了一眼,没有理会,正常开着自己的车。

  那辆车的主人发泄过后,骂骂咧咧地开走了,远远将他们甩在身后。

  蒋星泽抽出右手安抚着穆嘉言,握了握她的手。

  大手温暖有力,让人安心。

  “没事,是我的问题。”

  他充满歉意地说道。

  穆嘉言努努嘴,“吓死我了,那个叔叔太凶了,你刚才在想什么,汽车喇叭都没听到?”

  蒋星泽摇头,“不好意思,刚才不小心走神了。”

  他不想解释,穆嘉言也就不去深究。

  开了一段路程,两个人终于抵达了学校。

  蒋星泽担心车子不让开进学校,就提前停到了学校外面。

  两个人步行进了学校大门。

  晚上的学校,灯火通明,就连门口的“云水医科大学”六个大字在灯光的照射下都格外的明亮耀眼。

  蒋星泽略了一眼就往里走去。

  穆嘉言步伐缓慢,仔细观察着学校的模样。

  蒋星泽招了招手,穆嘉言紧跟了上去。

  他将自己的手放置在穆嘉言面前,晃了晃,用眼神示意着她。

  穆嘉言左看看,右看看,没有举止怪异的人在附近。

  这会儿恰巧是下自习的时间,路上来来往往都是学生,有回宿舍的,有出校门买夜宵的。

  她犹豫片刻,不情不愿地握住了他的手。

  穆嘉言的手即使在夏夜里,也是冰凉的。

  蒋星泽皱了皱眉,紧紧包裹着她的手,给她过渡自己掌心的温度。

  穆嘉言害羞地低下了头,不敢注意周围人的眼神。

  其实是她多虑了,很少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

  也只是侧身擦肩而过的时候看一眼。

  蒋星泽拉着她往学校更深处走去。

  图书馆还是最受欢迎的地方,此刻还有不少学生往台阶上跑去,奔赴图书馆内。

  穆嘉言抬头看着图书馆。

  “要进去吗?”蒋星泽问道。

  她摇了摇头,苦恼地说道,“好像没有借读卡进不去吧。”

  然后晃了晃他的胳膊,“走吧,我们都毕业了,进不去的。”

  蒋星泽被迫拉下了台阶。

  “毕业可真不好,连图书馆都进不了。”蒋星泽抱怨道。

  他的言语是如此的幼稚,表情也是那么的幼稚,透露出失落的眼神。

  穆嘉言看着他难得的孩子气,偷偷捂嘴笑了。

  “算了,我们去食堂看看吧。”

  食堂和图书馆两建筑的距离相距不远,两三分钟的路程。

  蒋星泽点点头,妥协道,“嗯,走吧。”

  这个食堂也是穆嘉言她们经常光临的食堂,离宿舍楼很近,早晨上课的时候顺便路过买上早餐,十分方便。

  其他食堂也有,但是很少去,偶尔去实验楼,技能楼的时候会简单吃上两顿。

  这会儿食堂还开着,里面亮着灯光。

  食堂大门锁了,可以通过底下楼层直接进去。

  他们通过安全通道进了食堂里面。

  虽然可以进去,但是遗憾的是他们没有饭卡。

  只能在食堂的楼道里上上下下走着,美名其曰为食堂观光。

  蒋星泽洗漱完半靠着床头坐着。

  房间的窗帘没有还有拉上。

  西远的夜景在这里看的清清楚楚。

  灯火通明,天空格外清澈,看得见无数闪烁的星星。

  此时,手机收到了周晴发来的信息。

  “嘉言明天白天,差不多下午三点就下班了,你可以提前去医院等她。”

  “知道了,谢谢你。”

  周晴觉得不放心,又回复道,“算了,你不知道在哪栋楼,我明天有事,让许少淮带你去吧。”

  “好。”

  蒋星泽得知了穆嘉言明天的行程后,内心更加飘忽不定,双手都在忍不住颤抖着。

  已经好久没有见过穆嘉言了,再不来看她的话,可能都快忘记她的样子了。

  之前曾经爬山一起的合照,很遗憾,不见了。

  当时他到了A国,人生地不熟。

  一天晚上兼职完回学校的路上,从小巷子里窜出几个彪形大汉,向路过的人打劫抢钱。

  蒋星泽及时止住了脚步,精神一振,立刻往反方向跑着。

  那几个人看到蒋星泽,追了上去。

  还好兼职的地方离学校不远。

  不过到底是西方人的体格,蒋星泽跑了好几条街道已经气喘吁吁了,他们还不死心地跟着。

  看到学校校门的那一刻,他奋力地向前冲去。

  那几个大看到蒋星泽进了学校,扭头无趣地离去了。

  蒋星泽回过神来的时候,一摸兜才发现手机不见了。

  他一猜测就知道很可能刚刚在逃命的路上就掉了。

  他回头望着校门口,有点想出去的冲动。

  校门口陆陆续续也有来往的学生。

  当时的他不知道被什么驱使了,竟然大着胆子又返回了原路。

  一路低着头仔细地寻找着自己的手机,一路又战战兢兢地注意着周围的动向。

  可惜,他来来回回走了两三遍,都没有在街上看到自己的手机。

  蒋星泽顿时心力交瘁,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宿舍。

  手机不见了不重要,可以再买。

  但是里面的东西很重要。

  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粗心的人,所以也不喜欢给自己的东西备份。

  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下什么都找不回来了。

  这一晚,他像一个小男孩一样生着闷气,蒙着头发泄着自己的脾气。

  合照找不回来了,他要怎么度过漫长又辛苦的三年时光。

  换了手机,一切如常,只是没有了她的照片。

  那个时候,一想到穆嘉言心就不可抑制地疼痛,连呼吸也带着思念的心酸。

  后来一切都好起来了,他也逐渐适应了大学的各种生活。

  蒋星泽学会了将思念放在心底,不去主动触碰,也不轻易说出口。

  蒋星泽下了床走到窗户边,看了眼车水马龙的街道,轻轻拉上了窗帘。

  第二天一早,蒋星泽推掉了周晴和许少淮的邀请,自己溜达着在周边逛了逛。

  他在这一天终于体会到了度秒如年的感觉,耐着性子等到了穆嘉言下班的时间。

  许少淮在酒店大厅等着蒋星泽下来,翻看着书架上的杂志。

  毕竟要去见穆嘉言,蒋星泽精心打扮了一番才下了楼。

  许少淮见到后,眼皮直跳,简直和昨晚匆忙见过的蒋星泽判若两人。

  蒋星泽可看得出他的心思,好笑地说道,“难道见穆嘉言不需要穿戴整齐吗?”

  许少淮无奈地点点头,“走吧,我带你去她工作的医院。”

  两个人出了酒店,拦了辆出租往医院驶去。

  许少淮坐在副驾驶位子上,转身看向后座的蒋星泽,“待会儿把你送到那里我就先走了,你可以吧。”

  “你和周晴是把我当女生照顾了吗……”蒋星泽觉得自己的智商收到了鄙视。

  许少淮摆摆手,“怎么可能,就怕照顾不周,穆嘉言知道后找我们算账。”

  蒋星泽笑了笑,没有回应。

  她知道后会吗?

  蒋星泽觉得以穆嘉言的性子应该不会这么做的,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