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空间之农女成妃,王爷要抱抱 > 第二百九十八章护姐狂魔二

第二百九十八章护姐狂魔二

  秀才兄长篇大论,从三从四德最基本的意思开始解释,二郎伸手阻止他继续解释下去,“兄长的学问真是不错,解释的很清楚,小弟问的是这俩种情况有一个明确的界定吗?

  就像兄长说的,在家从父,若是没有父亲呢?没有兄长呢?该从谁?弟弟也还幼小她该听谁的,难得要听那个不懂事的弟弟的话?再说出嫁从夫,丈夫死了,没有孩子她该听谁的?夫死从子,儿子还小不会说话!他只知道哭,要如何听从?”

  秀才兄被二郎一步步的紧逼,问得差点一屁股坐地上,二郎还不放过,“既然不是完全正确明确的东西为何很多人都这么津津乐道,各个挂在嘴边,因为你们要压制女人,男人怕女人比他们强,所以要常常挂在嘴边,好让自己显得理直气壮!幼稚!虚伪!”

  秀才兄真的是抱头鼠窜的离开了学堂,楚先生也不斥责这个弟子,只是淡淡的的说了一句,“太锋芒毕露了!不好!”

  林远桥想着那位可怜的仁兄,朝着二郎赶紧解释到,“桥哥哥能得到县主的夸奖是件高兴的事,又想到县主做的那些美味的吃食我又有些嘴馋了,然后这表情就有点奇怪!你姐姐,县主娘娘在桥哥哥心里可是个最聪明的!”

  二郎定定的看着他,看了有半刻钟,“桥哥哥若是真的这么认为弟弟就放心了,咱们读书人可不能那么狭隘,就为了凸显自己就贬低女人吗?太不君子了!”

  林远桥连连点头,“是,是,是!二弟说的太对了!”说完偷偷抹了一把汗,可算是把这个小子给对付过去的,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呀!

  楚先生先前只在一边笑呵呵的看着三个人,还频频的摇着扇子,一副很欣慰的样子,这个时候才出声,“好了!浩宇不可为难兄长,你这个小子!真是太夸张了!再怎么也不能这么粗鲁,要以理服人!”

  林远桥看着楚先生一副看热闹的样子,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这位楚先生的脾气真的是很奇怪,对于学生很少疾言厉色的!都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但是却让人有种

  秀才兄被二郎一步步的紧逼,问得差点一屁股坐地上,二郎还不放过,“既然不是完全正确明确的东西为何很多人都这么津津乐道,各个挂在嘴边,因为你们要压制女人,男人怕女人比他们强,所以要常常挂在嘴边,好让自己显得理直气壮!幼稚!虚伪!”

  秀才兄真的是抱头鼠窜的离开了学堂,楚先生也不斥责这个弟子,只是淡淡的的说了一句,“太锋芒毕露了!不好!”

  林远桥想着那位可怜的仁兄,朝着二郎赶紧解释到,“桥哥哥能得到县主的夸奖是件高兴的事,又想到县主做的那些美味的吃食我又有些嘴馋了,然后这表情就有点奇怪!你姐姐,县主娘娘在桥哥哥心里可是个最聪明的!”

  二郎定定的看着他,看了有半刻钟,“桥哥哥若是真的这么认为弟弟就放心了,咱们读书人可不能那么狭隘,就为了凸显自己就贬低女人吗?太不君子了!”

  林远桥连连点头,“是,是,是!二弟说的太对了!”说完偷偷抹了一把汗,可算是把这个小子给对付过去的,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呀!

  秀才兄长篇大论,从三从四德最基本的意思开始解释,二郎伸手阻止他继续解释下去,“兄长的学问真是不错,解释的很清楚,小弟问的是这俩种情况有一个明确的界定吗?

  就像兄长说的,在家从父,若是没有父亲呢?没有兄长呢?该从谁?弟弟也还幼小她该听谁的,难得要听那个不懂事的弟弟的话?再说出嫁从夫,丈夫死了,没有孩子她该听谁的?夫死从子,儿子还小不会说话!他只知道哭,要如何听从?”

  秀才兄被二郎一步步的紧逼,问得差点一屁股坐地上,二郎还不放过,“既然不是完全正确明确的东西为何很多人都这么津津乐道,各个挂在嘴边,因为你们要压制女人,男人怕女人比他们强,所以要常常挂在嘴边,好让自己显得理直气壮!幼稚!虚伪!”

  秀才兄真的是抱头鼠窜的离开了学堂,楚先生也不斥责这个弟子,只是淡淡的的说了一句,“太锋芒毕露了!不好!”

  林远桥想着那位可怜的仁兄,朝着二郎赶紧解释到,“桥哥哥能得到县主的夸奖是件高兴的事,又想到县主做的那些美味的吃食我又有些嘴馋了,然后这表情就有点奇怪!你姐姐,县主娘娘在桥哥哥心里可是个最聪明的!”

  二郎定定的看着他,看了有半刻钟,“桥哥哥若是真的这么认为弟弟就放心了,咱们读书人可不能那么狭隘,就为了凸显自己就贬低女人吗?太不君子了!”

  林远桥连连点头,“是,是,是!二弟说的太对了!”说完偷偷抹了一把汗,可算是把这个小子给对付过去的,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呀!

  秀才兄长篇大论,从三从四德最基本的意思开始解释,二郎伸手阻止他继续解释下去,“兄长的学问真是不错,解释的很清楚,小弟问的是这俩种情况有一个明确的界定吗?

  就像兄长说的,在家从父,若是没有父亲呢?没有兄长呢?该从谁?弟弟也还幼小她该听谁的,难得要听那个不懂事的弟弟的话?再说出嫁从夫,丈夫死了,没有孩子她该听谁的?夫死从子,儿子还小不会说话!他只知道哭,要如何听从?”

  秀才兄被二郎一步步的紧逼,问得差点一屁股坐地上,二郎还不放过,“既然不是完全正确明确的东西为何很多人都这么津津乐道,各个挂在嘴边,因为你们要压制女人,男人怕女人比他们强,所以要常常挂在嘴边,好让自己显得理直气壮!幼稚!虚伪!”

  秀才兄真的是抱头鼠窜的离开了学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