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娇宠大太监 > 第三四七:野心

第三四七:野心

  国公夫人耳朵一动,什么!

  临安郡主欲勾引封督主!!!

  昨天那个被临安郡主带回去的女子,真的是封府的丫鬟!!!!!

  这是什么惊天消息,看来她今日当真是来对了呀。虽然看不上太监,但这边的消息着实劲爆。

  临安郡主瞧着仙气飘飘的一个人儿,怎么就这么想不开的瞧上一个有夫人的太监了呢?虽然封督主的容貌和气质都是万里挑一的,但这样的绣花枕头是没有任何用的啊!

  莫不是临安郡主在庙子里头待久了,所以人事不通才会如此?

  还有就是昨天跑到金玉楼外叫嚷的丫鬟了,竟然当真是封府的丫鬟,那么她说出来的话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原本封府昨天的两手动作之后,她以为那个人跟封府是没有关系的,而是封云深的对头搞出来恶心封云深的。

  没想到啊,没想到!

  可若督主夫人当真怀孕了,今日想必也不会设宴了呀!

  国公夫人只觉得这里头的猫腻有些重,不禁有些兴奋了起来。

  国公夫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在临安郡主身上睃了一圈儿,再次感叹人不可貌相。想着自家那不成器的小儿子似乎还挺喜欢临安郡主的,国公夫人心里想着要早些回去跟自家小儿子说道说道这个临安郡主。

  万不要被这女子的一张脸给骗了,况且临安郡主还比自家小儿子大了几岁。

  穷人家喜欢娶那种年纪大一点的媳妇,是希望媳妇去进门就能伺候自家儿子。他们这样身份的人家,丫鬟婆子成群,虽然也需要媳妇伺候儿子,却也还是希望能够各方面都匹配一些的好。

  临安郡主被国公夫人那饱含深意的一眼看得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这国公夫人是什么眼神,为什么要这样看她,很明显水仙就是在胡言乱语好吗?她脑子又没有问题,上赶着喜欢一个太监。

  她憋红了一张脸道:“我没有。”

  国公夫人一瞧,哟,不得了了,不得了了,这一提起来临安郡主还脸红,看来真的是看上了封督主的那副皮囊了呀!

  水仙叹息道:“郡主,不管郡主心中放下督主没有,我们家夫人说了,是万万不敢跟郡主做朋友了。原本郡主主动与夫人交好,夫人以为郡主是想要跟她做朋友,却不曾想郡主是想要跟夫人抢男人。”

  “我们夫人说了,郡主美若天仙,才华横溢,身份尊贵,她的身份不配跟郡主做朋友,封府这等地儿,也不适合郡主来,省得落了郡主的身份,郡主还是请回吧!”

  临安郡主还想要解释什么,但瞧着国公夫人那副看猴儿戏的模样,知道自己大概说什么国公夫人都不会信了,而封府的人是铁了心的不会让她进去了。

  她也是有脾气的,她冷了脸道:“诚如督主夫人所言,本郡主身份尊贵,才貌双全,如何会心悦封督主,这些不过都是督主夫人的臆想罢了。既然督主夫人这般不待见本郡主,那么本郡主也没有必要在继续屈尊降贵了。”

  言罢就冷哼了一声,高傲的离开了。

  水仙扁了扁嘴,什么玩意儿。

  郡主就了不起了,还不是被人当做一个玩意儿。

  想到皇上对临安郡主的心思,而临安郡主自己也知道却还上赶着凑过去,水仙就越发的厌恶这个人。

  这些人还不比她们这些生活在黑暗中的人干净。

  碧月却是在水仙离开之后有些犹豫的看着林朝雨道:“夫人,水仙这般出去说,会不会让皇上记恨上督主。”

  碧月跟着林朝雨的时间长了,眼界、胆量都提升了不少,皇上觊觎临安郡主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

  林朝雨但笑不语。

  在之前皇贵妃咬着她发疯的时候林朝雨就知道,皇上这个人的心理有些病态。皇贵妃的张扬,以及隐约对封云深表现出来的觊觎之心,后宫中那么多的妃嫔都看得明白,包括林朝雨自己也是感觉到了的。

  皇上那般多疑的、且在宫中也有许多眼线的人不可能不知道。皇上这人虽然昏聩,但对于自己老窝和后宫的妃子们盯得还是很严的。

  可皇上为什么明明知道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还任由皇贵妃作怪呢?那是因为封云深是个零件不齐的啊,纵然皇贵妃在如何觊觎封云深,但也做不出背叛他的事情。

  而封贵妃对皇贵妃又表现得淡淡的,皇贵妃就这么看的这吃不着,一直吊着。皇上作为上帝视角的看客,他大概觉得十分有趣,所以乐得看戏。

  同样的是女人,皇贵妃那般皇上不会如何,临安郡主这样皇上亦然不会觉得如何。

  大概还会增加皇上对临安郡主的某些控制欲呢!

  毕竟皇上现在也是看着临安郡主吃不着。

  临安郡主刚回到府中,就有长乐公主身边的丫鬟来请她,说是长乐公主有事情找她。

  临安郡主对于自己母亲的不争,略微有些恨铁不成钢的。但她又深深的明白长乐公主为什么不争,因为不敢。

  长乐公主也知道皇上对临安郡主的心思,所以当年才会狠心让临安郡主去了蓬莱,就是为了躲着皇上。

  原本以为皇上没有什么活头了,所以才让临安郡主回来的。

  却不曾想皇上一直吊着气,道现在都还没有死。

  长乐公主觉得皇上就是祸害遗千年的典型。

  最近这些日子看着皇上频繁的召临安郡主入宫,又得时候临安郡主还主动进宫,长乐公主就慌了。

  生怕发生了什么不能挽回的事情。

  方才临安郡主出门的时候宫中又来了圣旨,说是让临安郡主去陪着皇上下棋。长乐公主说临安郡主不在府中,等临安郡主回来之后立即让临安郡主立即入宫。

  实际上她心中却是万般不愿的。

  长乐公主是个本就没有什么追求的公主,觉得好好活着就好了,她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这辈子安安稳稳的。

  但临安郡主的长相太过出众了,在旁的人家里容貌出众是好事,可在她们家里,容貌出众却是危险的。

  皇上连先帝的女人都会霸占,所以当长乐公主知道皇上对临安郡主抱有旁的心思的时候,震惊之余只是想着如何保护好自己的女儿。

  临安郡主虽然心情不佳,但来见长乐公主的时候却并未把那些不好的情绪摆在脸上。她虽然觉得长乐公主软弱,却还是孝顺这个娘亲的。

  长乐公主见到临安郡主之后就跟临安郡主说了宫中来人的事情,说过之后长乐公主就道:“安儿,今日你就不要进宫了,本宫让人跟皇上说一声,就说你出门受了风寒。”

  临安郡主道:“母亲,无妨的,我现在进宫没有人能把我如何。”

  长乐公主愁眉苦脸的道:“安儿,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你应该躲着皇上才是,却如何……如何还总是进宫啊!”

  女人明明知道皇上的心思。

  临安郡主道:“母亲,女儿躲着皇上之后呢?如今女儿的年纪大了,跟女儿同龄的公子都已经成家了,女儿是万不能去给人做妾的。年纪小的,人家觉得女儿不合适,女儿亦是觉得他们不合适。”

  “女儿必需趁着皇上对公主府还有些情谊,为自己谋取一门好的亲事啊!若不然那些个表兄上位,只怕连女儿是谁都不知道。若是女儿打小在都城长大,或许与那些表兄还有几分情谊,可女儿是在外面长大的,跟表兄们本就没有什么走动。唯一一个跟女儿关系不错的三表哥,还已经……。母亲难道要看着女儿成为一个老姑娘吗?”

  长乐公主被临安郡主一番话说得眼泪汪汪的,她堂堂一国公主的女儿,竟然沦落到了这样的地步,是她这个当母亲的失败。

  若是她稍微有一点本事,皇上也不会欺她至此。都城这些世家,也不会无视她至此。

  长乐公主哭着道:“安儿,委屈你了。本宫不让你进宫,实在是担心皇上他……”

  临安郡宽慰着长乐公主道:“母亲不必担忧,皇上如今身体底子大不如从前,已然不敢在……,后宫的妃嫔已经有大半年没有人被临幸了。”

  长乐公主只知道皇上身子不好了,却不知道已经不好到这样的地步了。

  知道临安郡主进宫也不会吃亏,长乐公主就稍微放心了一些,不在阻止临安郡主入宫了。

  临安郡主陪着长乐公主说了一会子话这才离开。

  如今所受的耻辱,他日她势必会一一讨回来的。

  封云深到了蔡景南约他见面的地方,平日里都是一脸散漫的蔡景南,今日罕见的一脸郑重之色。

  封云深眸光一闪,坐下之后不急不缓的问:“查到了什么?”

  蔡景南勾唇一笑:“查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啊,丞相,竟然是皇后的人。”

  封云深目光一凛,难怪啊!

  难怪林家的人,还有林家的党羽这些年来虽然没有几个人站着举足轻重的位置,皇后却始终能够清楚的知道朝堂上面的局势和情况,而林家也能够清楚的知道朝堂的情况。

  林家人入仕,至今为止从来都没有出现什么纰漏和不适,就好像他们一直都在朝堂上一样。

  所有人都以为丞相是皇上的狗腿子,他亦然,皇上自己亦然。

  丞相这个老匹夫,倒是骗过了所有的人。

  他一直以来都以为丞相是个胆小怕事,不敢争,不敢得罪人,也没有什么能力,只知道抱皇上大腿的这么一个人。

  却不料看似不显眼的一个人,才是藏得最深的。

  也是他狭隘了,若丞相当真如他表现出来的这般没用,又如何稳坐丞相之位这么多年呢?

  蔡景南道:“封督主,被丞相骗了个感觉如何?”

  封云深含笑道:“很不爽啊!”

  “蔡指挥使呢?”

  蔡景南道:“本官向来脾气都不好。”

  封云深笑了笑。

  蔡景南道:“只是这皇后和丞相勾结的证据,却不太好找。”

  “蔡指挥使是如何发现皇后与丞相有勾结的?”

  蔡景南懒懒散散的靠在椅子上道:“本大爷一直在查蔡府宴客那日跑到蔡府大开杀戒的那一帮人马,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指向了丞相府。今日抓到了在饭菜中下毒的人,而那个人却是丞相府的做饭婆子,封督主你说这是不是很有趣。”

  封云深默了默,若不是蔡景南知道他不会那个时候对蔡府动手,只怕他借给蔡府的厨子是最先被怀疑的。

  那个婆子的去处封云深没有问,因为不用问也知道,必然已经下地府了。

  若是那婆子尚在,蔡景南就不会说出证据不太好找这样的话了。

  不过……

  封云深温文尔雅的笑着道:“找不到丞相跟皇后勾结的证据也不要紧,我这里有丞相卖官卖官鬻爵、收受贿赂和欺压百姓的证据,过些日子事情就会闹起来,蔡指挥使届时只需要看戏即可。”

  蔡景南砸巴着嘴道:“啧啧……,封督主好算计啊!”他只想着如何找到皇后和丞相勾结的证据,这样就可以把丞相给扳倒,皇后的野心也会暴露在皇上跟前。

  却没有想过从丞相的身上找原因。

  若这丞相自己行事又被人诟病的地方,若是没有人故意闹出来,他一国丞相倒也不惧一两个苦主。可若是有人可以推动和闹大呢?

  封云深谦虚道:“蔡指挥使的手段也不遑多让。”他这边都还没有查到皇后那些人的线索,蔡景南就查到了。

  二人相视一笑。

  东月和卫风见着几家主子这般,心中同道:这又是要搞事情了,为丞相默哀。

  封云深最开始的时候选择假扮太监接手东厂,就是因为东厂可以明里暗里的在宁国的所有地方监视各种人的举动。

  这种行为,是皇上所允许的。

  也只有东厂和西厂这般,不会被皇上怀疑别有居心。

  因为东厂和西厂就是作为皇上的眼睛和刀的。

  因为东厂厂督的职责之便,他才可以掌握和了解更多的消息。

  封云深最开始的时候是想着为他的母亲和吴家报仇,所以渴望实权,但后来,他发现他是有野心的。

  这种野心告诉他,他需要掌握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