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魔妃归来:帝君请恭候 > 第两百五十六章

第两百五十六章

  ……

  画面回转。

  风宛云嘴角勾起了一抹讥讽的笑容,漫不经心的道:“这是怎么了,莫非活在文明秩序社会下后,让你们直接忘记了自己原本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淡淡的反问,不输于任何犀利的质问!

  “不过也是,好不容易有了能脱离刀口舔血的日子,谁会乐意再回忆起自己的曾经是怎么样的。”风宛云说着,还真的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似乎十分理解。

  “不过……”

  风宛云笑了笑,温和的声音缓缓道:“既然有人提起了这茬那我也不介意接这个茬,说这句话的人我不知道你原本就是星域的还是来自灵启大陆的,但不管是哪边,你敢对着所有人说出你的这双手上没染上一点血腥?”

  风宛云玩味儿地一手摸了摸下巴:“嗯,没有三十个人,也有三个吧,看你也不像是那种不会得罪人的人。”

  前面说的那些,在场众人中有的人还会隐隐点点头,眼底浮现一丝认同。

  可谁知道人越说后面越怪了,最后一句更是直接让老孙的脸都直接黑成了锅底色!!

  有人憋笑,这个叫老孙的全名孙华,在苍旭帝国没什么大名头,不过在他所生活的那个星球上倒是有点小名气,并且这名气还和贩卖消息有关,也算是当地的百事通了,很少遇上有他答不上来的。

  之所以会被选上作为代表参加清心楼的友谊盛会,和他的情报卖人情有密切的关系,不然就这点修为和那点成就,一个星球又不是说只有这么一个“百事通”,怎么就不选那些更具有威望的情报组织作为代表,偏偏选了一个只有一个人并且情报也都是一些容易激起私人恩怨的小道消息。

  对于干这行的,别的不说,但得罪人肯定很多!

  贩卖别人的消息,将别人的丑闻一条条的全给抖了出来,对方的心理极有可能从开始被人指指点点无地自容,到怨恨在心!可不就成了对方的仇人?

  “老孙啊,你不会又是听谁说的吧,清云长老说得也对,怎么就不见有人站出来要协会给个说法?!”有人提出质疑道。

  在清心楼上出现这种势力纠葛不是头一回,冤家路窄,也许早就在灵启大陆埋下了深深的冤仇,以至于到了星域也还要斗个你死我活不可,可先后出现这么大影响范围的,还是头一回见。

  不过仔细一想也不难理解。

  其一,事关炼药师协会!作为三会其一,在星域的地位等同于定海神针!!

  仙宗不肯出面的情况下,以至于这段时间里一直都是三会代为维持与四大帝国的平衡,可只是一个从总会分出来的小分支,又怎么可能会有和四大帝国抗衡的分量?

  被压制也是不出人预料的事而已。

  其二,最近炼药师协会闹得最凶,人命二字,已经不是头一回出现在热榜上了,对于灵启大陆一方新出现的人物,而且还是三会之中起绝对领导性作用的人物,大家自然会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汇聚在这么个人身上,恨不得瞪出个窟窿来好看穿所有。

  其三,短时间内死了几十人,放在任何一个地方,正如清云所说不是什么稀奇事大家伙过惯了在刀雨中混日子,谁手上没几条人命?又或者,能走到这一步被邀请的,有几个是善茬、或者没经历过恩怨情仇?

  这本就不是什么值得稀奇的事,说是漠视人命也好,但不好意思,灵启大陆什么都可以缺但就是永远不缺人头!一场挑起的战争的死伤就是以万为单位,这点根本不够看!!

  可清云才掌控了炼药师协会,在这种不算是完全掌控的情况下出现死伤,那么就耐人寻味了,为了权利而杀人清除几块绊脚石的话,也不是说难以置信。

  权利的漩涡,人一旦坠入其中,再想出来可就难了。

  还没等孙华吭声。

  先前出声的那些人中,顿时有人不赞同的大声道:“谁地方死了这么多的人了还会故意宣扬,这消息本来就是死封的,如果不是老孙大家伙怎么会知道某些人是真面目是什么,炼药师协会怎么可以落入残暴之人的手中!!”

  “为了他一掌控了炼药师协会就出了人命?为什么司徒空长老主管上下的时候风平浪静?没脑子的是你们好吗!别以为说几句好话别人就会记住你,你在他眼里指不定连根葱都不算!”一女子冷哼,傲慢道。

  一旁的少女连忙附和,撇嘴嘀咕道:“你为他说话?要知道像他这种天之骄子可会不管普通人的死活!不信你让他帮你炼丹试试?”

  这话乍一听,连风宛云都绝对很有道理。

  不过她才不会承认自己视人命如草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闲着呢去杀人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不叫视人命如草芥好吗,那叫人性本淡漠,没几个是想往自己身上找不自在的。

  不过要她炼丹……

  开玩笑的吗,想空手套白狼?做梦去吧,想得美!

  “光明正大的白嫖?是美曰其名提倡无偿奉献吗?”风宛云故作似懂非懂地看着少女,任由着她脸色微微一僵,自顾自说下去:“嗯,我的确不会无偿为人做什么,这样不也避免了被人误以为另有所图吗?”

  风宛云眨了眨眼,撇过头扬声道:“我要说,炼药师协会从明日起白送你们丹药,而且还是至少二品以上,我把那些丹药亲自送到你面前,就问你们当中有人敢毫无顾忌的碰吗?!”

  白送?

  二品以上?!

  这莫不是药材不要钱,连千金难求的丹药也跟着一文不值了?

  众人顿时下意识的头顶黑线,死寂一片……

  怕不是掺了毒就是残次品,虽然是残次品可众所周知药效会远低于同级别的丹药,可那依旧没人敢拿啊!!!

  “我送你,你敢拿吗?”风宛云又笑眯眯地扬起下巴,示意远边的少女,轻语道。

  少女一噎,随即怒道:“你敢送!我就敢拿!!白送的我为什么不拿,问题是你拿得出来吗?!”

  “我拿不出来?”风宛云惊讶地道。

  在场不少人嘴角微微抽搐了下,有的人甚至忍不住目光瞥向说话的少女,摇了摇头,想着应该是跟着长辈出来见识的,看那年龄也确实不大。

  “我一个炼药师,炼制丹药是我成为炼药师必须具备的能力,你觉得我拿的出来还是拿不出来?”

  她就像是故意要这样戏弄着人仿佛很有意思似的,一言一行都在扩大着影响,扬起的音尾迷茫中还有些疑惑,却谁都看得出来他并不是真的疑惑而是接近戏弄目的的反问对方!

  另一边。

  浩星睿智静静的听着身旁人的轻语汇报,结束时,他却愣是许久不说话。

  身旁的人也只是陪同着他退后数步,恭敬地静候下文。

  然而心中却是小思绪不见消停,自从他汇报开始,亲王的神情就有些不同了!平日里,对于面部表情一直都是控制的分毫不差的恐怖范围内!!

  一开始还没察觉到。

  但随着亲王发愣的时间越长,以至于现在都没回神,作为已经在亲王身边好足有几千年的人,自然不可能会天真的误以为浩星睿智是在深思接下来该怎么做。

  关键是……

  这完全不是深思该有的神态好吗!!!

  “他想怎么样……”终于,渐渐回过神来的浩星睿智转回了身。

  缓慢的语速,显然思绪还是有部分曾经在先前的世界里。

  浩星睿智眼底色彩更深了一寸,沉声道:“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他也掀不起罩在他头顶上的天。”

  那人一怔。

  很快反应了过来,身子赫然立正:“是!”

  心底却更加纳闷了。

  这是发生了什么吗?今天的亲王,的确和平常的很不一样,光是行为就令人费解了,为什么可以直接的观察到清心楼的全部状况却不去选着历年来的捷径,反而是关闭了屏幕,说了不想看着心烦?

  真是很奇怪!亲王不是一直都很乐意看见玄宗的那些人窝里横吗?

  怎么就这次觉得看见就头疼心烦?!

  最让人在意的是,一边说着不想看见,一边又让人不间断的汇报最新的情况,亲王一向不会这么浪费和分配不合理的人力资源,但偏偏这一回,却是他在君王离去后“任性”的第一回!!

  不管是不是出现了什么变故。

  他们下面的这些人唯一要做好的,就是这些发布命令的人所发布的命令内容。

  “真的……”

  直到四周终于没人。

  浩星睿智这才颤颤地扶额,挡住了那双视线堪称恐怖的目光,瞳孔一颤,他最终闭上了双眼,貌似十分痛苦地……

  ‘皇……皇…皇兄?’

  小心翼翼到颤颤巍巍地声音,真的让人难以想象,在外威风的亲王阁下,在自己兄长的面前就是这副怂样,如果不是这里是外面的话,相信人已经欲言又止两眼泪汪汪了。

  表面上——

  一本正经,仿佛如临大敌。

  内心——

  的确如临大敌,却是濒临奔溃如同等待死刑!

  星域,当婴儿一出生的时候,就会在脑部植入一种芯片,这种芯片与各归属的国家有关,但一开始却只连通家属,等到孩子渐渐长大后才会被允许连通其他人,但有一前提——连通的对象,必须是极为信任的亲近之人!!

  可以不是血缘关系。

  但不能随随便便。

  芯片的作用广泛,婴儿的语言成年人可难懂,但芯片能将婴儿的需求以及身体状态数据直接传达至最近的家属头脑里,也就避免出现幼体出现危险,然而家长却一无所知的痛苦。

  简单点理解最普遍使用最广的功能,私人圈——聊天室。

  浩星睿智也不知道为啥自己更人间蒸发了十六年的皇兄会突然联系自己,虽然只有短暂的两秒,就直接切断了联系,可真的有联系啊!!!

  等到了好几分钟。

  就当浩星睿智的心中终于恢复了平静,却也陷入了诡异复杂,以为自己逃过一劫却又失落的感慨皇兄果然是有了风炽连自己亲兄弟都可以无情抛弃的狠毒的——同时!!

  ‘还有空在这发呆赏风景!哼,看得出来,你的工作量似乎不是特别的饱和?’

  忽如其来的一句冷不丁的声音传入脑海,吓得浩星睿智就是浑身一个激灵。

  随即。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画面出现了!

  只见浩星睿智表情逐渐谄媚:“皇兄说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臣弟是真的很忙,这不清心楼这边需要人看着吗。”

  表情、声音,就算不是用念力,也会如实传达。

  就好比……自己站在这里,而另一边也能看见对应画面一样。

  这就很糟心了,但对自己皇兄,浩星睿智真没那胆子关闭权限禁止他,不然绝对会惨……大写、加粗、红色的惨!!!

  更好比……

  “这里应该没有什么需要我的了,我得去找风萧他们,想来清云一会儿也要过去。”

  就在此时,身后方忽然传来了音璃轻和的声音。

  浩星睿智表情顿时一僵,他还没和皇兄提起音璃的事……对于她,其实浩星睿智也拿捏不定,而不久,这个曾经让皇兄头痛欲裂不懂得婉拒是什么意思的女人,也要离开了。

  去哪没说,为什么去却只说找人,找一个很重要的人,人都这么说了他想着反正皇兄也没回来那么放人出去和留着也没用,其实该做表面的时期早已过去,但承诺音璃的不是其他,真的皇后的位置!

  也就是说,只要她原因,这个皇后的头衔可以一直常伴余生!!

  “你……你怎么来了?”

  音璃并不知道浩星睿智正在和某位处于联系当真,对此,也只是平淡地直视想法道:“该做的已经做好了,一声不吭的离开想着也不太好,就来和你说一声了。”

  “你要去找风萧?”浩星睿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蹙眉问道。

  奇怪了。

  这难不成风萧她也熟识?

  不可能啊!!

  音璃一怔,随即想到了什么,噗呲一笑摇了摇头无奈道:“不是啊,我只是去找清云而已,顺便,帮人一个小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