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界的反天大营中的战神殿中传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在大殿之中,刑天拉着暗夜的手笑道,“对抗准圣?暗夜贤弟不愧是天下第一天才!这天赋就连我也自愧不如啊!”

  “大人说得哪里话?”暗夜微微一笑,谦逊地道,“属下不过一介大罗,就算有几张底牌,又哪里比得上大人这样的王者呢?”

  “唉!暗夜贤弟就不要再谦虚了,你才修行了几年,我又修行了多少岁月。”刑天笑道,“等你也有了这么大的年纪之后成就绝对是远超我们的!”

  “是啊。”一旁的接引道人也有些感慨,“以道友你的天赋,恐怕会是有史以来最强的天才了!”

  “几位不要再夸了,在下有几斤几两自己心中还是清楚的。”暗夜微微一笑,“大人还是先将任务发下吧!”

  先前他的任务算是失败了,不过刑天以不可抗力为由没有惩罚他。毕竟那可是两尊准圣同时降临,暗夜还活着就已经不错了,还能有什么要求?

  刑天一拍他的肩膀,笑道,“贤弟的心我明白,不过贤弟你刚经历了那么激烈的战斗,还是先休息一段时间再出去执行任务为好!”

  暗夜只好点头,“多谢大人关怀。”

  “贤弟无需客气,若是不介意,直接喊我一声大哥就行。”刑天笑容爽朗,“以贤弟你的天赋,成为吾辈中人不过早晚而已。”

  “既然如此,不如我等结拜如何?”接引道人突然说出了一句让暗夜惊讶的话。

  “在下不过是大罗而已,怎么可以……”暗夜当然连连摆手,在他面前的可是一个伪圣,两个老牌准圣……结拜是个什么鬼啊!

  “很不错的提议。”刑天却是点头同意了,他笑着一拍暗夜的肩膀,“贤弟,你就不要推辞了,结拜吧!”

  “没办法了。”暗夜微微一笑,“好。”

  准提同样一笑,“好。”

  他们四人可是反天大军的真正核心,日后将联手对抗其他各界,若是结拜倒也不错。

  于是,四人便在这战神殿中结拜了。

  ……

  仙魔战场中的魔界大营。

  一艘飞舟落下,全覆盖式甲胄的黑湖子墨走了下来,在他的身后只跟着一个人。

  “大人,还请跟紧小人,否则会惹来麻烦。”黑湖子墨没有回头,声音就在身后的夜风耳边响起了。

  “恩。”夜风应了一声,不过他忽然传音问道,“我杀了你的部下,你不介意吗?”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黑湖子墨一声叹息,“怪不得别人。”

  夜风目光有点深沉,但想了想后心中轻叹,“还是算了。”现在已经深陷敌阵,还是对别人多点信任好了。

  “大人,前方就是云军所在。不过为了遮掩,云军被一个巨大的法阵笼罩住了,我们要穿过法阵才能看到云军。”黑湖子墨传音提醒道,“那法阵效果强大,大人您可千万要小心。”

  “我不会暴露的。”夜风对自己的法术还是有点自信的,一个掩饰用的法阵没道理能看破自己的秘术。

  黑湖子墨点头,“那大人请跟我来吧。”

  夜风点头跟在黑湖子墨的身后,向着整个大营的中央走去。

  “云军在大营的中央?”夜风皱眉,这不太对啊!魔界大营的中央应该是魔王魔尊坐镇的神殿所在,不应该有军团驻扎的。

  “大人有所不知。”黑湖子墨传音解释道,“云军军团虽然已经抵达,但还有一些装备未传送过来,为了接受装备,他们就直接驻扎在传送大殿边上了。”

  “这样啊。”夜风合首,这个理由还能说得过去。

  魔界大营虽大,但以两人的速度还是很快就抵达法阵处了。片刻后,黑湖子墨传音提醒了一声,便向着前方的一个无形光幕走了过去。

  夜风看着黑湖子墨穿过了光罩,他脸色一沉:他的神识竟然找不到黑湖子墨了!

  “好厉害的法阵!”他沉吟了片刻,还是向前走了过去,“我就不信了,你会不怕死!”

  穿过光幕,他的神识悄然散开。

  法阵光幕之中是一座万丈方圆的巨大高台,高台之上是一道道复杂的纹路和一个个奇特的符文。

  “这就是传送大殿?”夜风脸上微微抽搐,传送大殿好歹也得有一个宫殿吧?这根本就是一个巨型传送阵啊!

  夜风正在心里疯狂吐槽魔界的时候,那传送阵突然亮起,有东西传送过来了!

  夜风眼睛一眯,黑暗的光芒亮起,直接透过传送阵的光芒看到了正在缓缓显形的东西。

  “这是……”看清了那个东西,他的脸色一变。

  光芒敛去,一艘万丈长的战船从传送阵中出现了!

  “竟能传送这么大的东西!”他简直不敢相信,传送阵还能用来传送这种级别的战船!如今四界一方的传送阵也就只能传传百丈左右的东西,如此巨大的战船根本是想都不敢想啊!

  “怪不得会叫传送大殿。”夜风苦笑摇头,这一个传送阵的效率就超过了一座传送大殿的数十座传送阵啊!

  忽然,他猛地转头,在不远处有一座黑色的神殿,而黑湖子墨正站在那神殿之前。

  “不好。”夜风脸色一僵,浓浓的危机感扑面而来。

  “黑湖子墨,你这是什么意思?”一边向黑湖子墨传音,他一边掐诀。

  黑湖子墨淡淡地传音,“没什么意思,只是想活着而已。”

  夜风神色一沉,“我说了,只要你把我带进来了自然会饶你一命!”

  “饶我一命?你会饶了我这个魔族?”黑湖子墨一阵大笑,声音中满是嘲讽,“别笑死人了!”

  “我向来说话算话!”夜风沉声传音,袖中的双手却在一次次地结印。

  “哼!”黑湖子墨一声冷哼,“别白费力气了,你在我身上下的咒法已经被大人解开了!”

  夜风眼眸骤然一缩,被解开了?!他虽然不擅长这些咒术,但以他的实力施展的咒术要想悄无声息地解开至少得是准圣实力!

  遥遥地看着夜风的惊诧,黑湖子墨半跪下来,大声呼喊,“拜见轰天魔尊!”

  无尽的王者威压降临,夜风的脸色一变,“这不可能!你说谎是不可能瞒过我的!”黑湖子墨明明说了,魔王和几个魔尊都走了,不可能还有魔尊在的!

  但黑湖子墨的冷笑声在他的耳边响起了,“说谎是瞒不过你,可我并没有说谎啊!我说了几位大人走了,可我没说轰天大人没回来啊!”

  夜风脸色一沉,这就是扯淡!就算他不擅长这种测谎法术,但凭他的实力施展出来也不是这种低级的语言游戏能糊弄的!

  “你就是四界来的探子?”夜风没有问出下一句话,轰力魔尊已经出现在了神殿之前。他的声音如雷鸣隆隆响起,“一个大罗就敢潜入我军大营,看来我们是被小瞧了呢!”

  他的话音一落,云军上的统帅脸色一变:敌军的探子到了面前还没有发现,这是难以原谅的过错!

  “全军听令!”他当即调动云军,无数的神舰、战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阵势,将夜风包围在了中间。

  然而,轰力魔尊一挥手让云军停下,他向夜风说道,“看在你独自闯进来的份上,我给你一个说出名字的机会。”

  夜风出来之前好歹是做过一点伪装的,当然不会一下就被发现真实身份。听到轰力魔尊的话,他沉默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魔尊。

  轰!

  他的身躯瞬间炸成无数幻影四射而出。没有法阵的隔绝,他的神识一下就探知到了这支云军的情况。他将消息传回给后土的同时还发出了求救信号。

  伪圣根本不是他可以抗衡的,还是求救吧!当然,他要活到救援来到才行。

  ……

  神殿之中,几尊王者正在讨论着接下去的战事,忽然后土脸色一沉。

  “怎么了?”祝融一挑眉,有些意外。

  后土看向西王母,沉声道,“夜风已经完成了探查任务。”

  西王母微微合首,这么快就完成了任务,很不错,但后土的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呢?

  “但夜风被困在魔军大营里了!”后土看向雷神龙王,“他潜入魔军大营探查的时候被轰力魔尊发现了!”

  “什么!”西王母当即起身,“我们赶快去救他!”

  祝融和共工同样起身,这样一个优秀的晚辈,他们当然要救回来!

  然而,雷神龙王一声低喝,“全都坐下!”

  后土、风神、火神、水神都是神色一滞,但看着沉着脸的雷神,他们对视一眼之后还是坐了下来。

  雷神龙王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们想去救他,我也想。”

  “那我们就去啊!”西王母当即开口,“现在魔军大营之中只有轰力魔尊一人,我们联手之下必能救回夜风!”

  “是,那样的话我们的确是能救回夜风。”雷神龙王的眸中闪过一抹阴霾,但立刻就被他掩去了。他抬头看着西王母,叹道,“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全都降临魔军大营,那后果是什么?”

  西王母一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火神祝融和水神共工对视一眼,一声叹息。五位王者全都降临魔军大营,结果显而易见——魔界魔王和魔尊必将全部出动,届时便是人、鬼两界与魔界的决战。

  雷神龙王看向了后土,他的脸上有着愧疚,“我知道你很看重夜风,但……我们的背后是人、鬼两界乃至整个六界的所有生灵!”

  后土的神色僵住了。

  “要怪,只能怪他太鲁莽,一个人就冲进了魔军大营。”雷神龙王看着后土,叹了口气,“虽然对他有些不公平,但为了那些生灵,我们必须舍弃……”

  西王母和后土的脸色都僵了。

  风神虽掌杀伐,却更明大局;后土更是号为后土神地袛,虽有神袛的威严,更多的却是代表着大地般的慈爱。

  魔军大营之中。

  “垂死挣扎。”轰力魔尊摇摇头,抬起手轻轻下压。

  只是这么一个动作,夜风的无数幻影全都定在了空中,下一刻便如飞灰一般无声飘散。

  跪在一旁的黑湖子墨笑了,头盔遮掩下他的笑容很灿烂。多年的同伴被杀了,就算是魔族也不可能没有怒火的,更别说对方还给自己下咒了。

  然而,轰力魔尊忽然皱眉,周身空间一震,一股庞大的神识轰然爆发。如同犁地一般,那惊人的神识瞬间将这片天空全部扫过了一遍。

  突然,他的目光落在了云军之中。

  云军本就驻扎在传送大殿一旁,在轰力魔尊现身的时候他们纷纷起身向魔尊行礼。

  “给我滚出来!”轰力魔尊一步踏出,直接出现在了云军之中。云军众多将士还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过来,只听他一声大喝,伸手虚空一抓。

  一艘战船旁突然一阵扭曲,现出了一道身影,正是夜风。

  “能在我的面前隐藏也算你的本事,可惜你还是要死!”轰力魔尊一声冷哼,突然他的眉头一皱,“不对!”

  他一手抓出遮天蔽日,直接将夜风握在了手中,但那夜风却是诡异一笑后突然如泡影破灭。

  “是幻影!”轰力魔尊眸中怒火熊熊,庞大的神识瞬间笼罩了云军所在的法阵之中。

  “别想从我的眼皮子底下逃掉!”这还是他成圣后第一次被一个大罗如此戏耍,“我一定要抓住你,挫骨扬灰!”

  然而,法阵光幕的四周竟然没有看到那个大罗的身影。

  他猛地转头,看向了神殿前。神殿前,黑湖子墨一直半跪着。看到夜风消失,他心中虽然有些不安,但只要看到轰力魔尊他就再没有一点担忧。

  揭发了一个大罗级的敌军探子,他可是得到了魔尊的大力赞赏和保护承诺的。

  然而,心中的恐惧瞬间爆棚。他抬头,发现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绝不该出现的人!

  “怎么可能……”他呆住了,而夜风已经一手抓下。

  “找死!”轰力魔尊一声怒吼,他可是亲口给下了承诺的,决不能让黑湖子墨出事!他直接一指点向夜风的眉心,这一击绝对可以赶在夜风抓住黑湖子墨之前击杀他。